自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可淨化肌膚形成防護膜,並調節肌膚功能促進發汗及代謝。
豁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讓人緩慢思緒,平衡起伏的心情。
釋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安撫內心失落,使人平靜且溫暖。
首頁 > 璞草誌

GRANGE 璞草誌 (No.19) 2014七月 霧重煙輕來時伴,誰是『原生』、『本土』?


分享 Share

霧重煙輕來時伴,誰是『原生』、『本土』?
 
在酷暑裡,這是依然掙扎著生存的洋甘菊。


這個月來,香草田裡的空氣,在白日的豔陽下,實在熱得有如烘衣機般。


植物在這段時間並不好過,尤其是那些來自溫帶的香草,他們面對的是在他們的基因裡,造物者並沒有替他們預備好抗熱因子。但是,他們卻也有著自我修正的能力,透過一代接一代的適應,逐漸去修改自己的基因,讓自己慢慢轉化為能夠適應南國炎熱的品種。

 

這就叫做『馴化』。

 

『馴化』是大自然裡的萬物都具備的生存能力。因為環境並非不會改變,地球在冰河期的循環裡,海水消長,陸地時而連接,時而分隔。大陸棚在冰河期露出海面,於是動植物播遷繁衍,數十萬年後,海水復漲,這些就又還給了海洋。因此,沒有哪個物種是真正的『原生』品種,每一物種都是在遷徙之中,逐漸適應了之後而留存下來,然後成為暫時性的『原生』物種。

 

畢竟,『原生』與『外來』只有時間順序上的意義。
這個概念,適用於動物,植物,以及人類。

 

有些在地的香氛品牌,以台灣『本土』作為形象主軸。這其實是一塊值得發揮的領域。畢竟,在全球化的過程裡,『本土植物』確實是值得加以推廣應用,無論這究竟只是行銷手法,亦或真的是真心對待,『本土』藥草或是香草,本身就俱有文化與實際的價值。但是,若一定要說,『這』不是本土植物,『那』才是台灣原生藥草,那就一如成了『意識形態』,而顯得有些偏狹了。

 

看看那來自溫帶的洋甘菊,他們算是『外來植物』了,但他們是如何的努力適應著台灣這塊土地的氣候條件。當初將洋甘菊的種子播灑在香草田裡,是選在秋季,因為接著的冬季,有乾爽寒涼的氣溫,正適合這嬌貴的洋甘菊生長,然後在半年的生長後,於春季收割。

 

其實在原先的預期裡,收割之後的洋甘菊就算是功成身退了,無法期待他們還能繼續生長開花,甚至採收種子。所以,自從五月份全部採收提煉之後,原本種植洋甘菊的那塊地,就進入休耕期,不再進行割草作業。如今,經過了將近兩個月的『放任』,那裡長滿了及膝的野草,洋甘菊就完全被淹沒在草叢裡了。我們都以為他們應該就會這樣消失,然後等待秋天重新播種。

 

但是,很讓人意外,他們其實依然在奮力掙扎,勇敢生長著,那收割了之後留下的光禿草根上,又繼續發出了新的葉芽,在一片野草的遮蓋下活了下來。尤其,面對那白天裡動輒36度的烈陽,這些野草反而給了洋甘菊一把陽傘,得以撐過炎炎夏日,甚至悄悄開了花,然後乾裂之後化為種子。

 

這真奇妙不是嗎?原本野草和洋甘菊是競爭對手,是為了收獲洋甘菊而必須壓制的『雜草』,但是卻在此刻,當野草終於得到了優勢,卻反而成了替奄奄一息的洋甘菊遮陽的幫手,這或許就是自然界中萬物的微妙競爭又共生的關係。

 

『霧』沈重,而『煙』輕浮,他們往往並不處在一起,但是他們實際上卻是伴侶,他們都是河水幻化而成的形象。

當風起時,霧化而為煙。當風靜息,這煙又歸還成霧了。

 

因此,誰是『原生』、『本土』,誰又是『外來』、『移植』?

除了形象的操作外,其實根本沒有意義。

只要是在這片土地上奮力生存的,都是『原生』。
 

等待秋時播種的洋甘菊田。



常見問題 |  購物說明 |  會員條款 |  隱私權條款 |  聯絡我們       
Production base 95045台東市正氣北路496號  office 40347 台中市西區五權西六街95號
Tel  +886-4-2376-8929   Fax  +886-4-2376-5308
 
農莊生機事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Copyright GRANGE All Rights Reserved.  轉載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