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可淨化肌膚形成防護膜,並調節肌膚功能促進發汗及代謝。
豁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讓人緩慢思緒,平衡起伏的心情。
釋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安撫內心失落,使人平靜且溫暖。
首頁 > 璞草誌

GRANGE 璞草誌 (No.20) 2014八月 微熱的初秋


分享 Share

微熱的初秋

<這是羅大哥在如今滿布香草的田裡,在砍掉的舊梨樹幹上雜作的火龍果,為的是地盡其用,分散風險。>

沒有哪個季節,能如現在處暑節氣那樣安慰人心了。

在餘夏散熱的藍空下,微秋已經在綠色森林中透露出話語,

那感受到信息的大樹,雖不言語,卻用全身的肢體搖擺出他的歡欣。

這是一幅微秋的粉彩畫,也是盛夏的告別曲。

 

此刻,羅大哥如願以償,成了一位他心目中真正的璞草園「契農」,從一個從戴著象徵性的角色,回歸到他真正想要專心耕耘的領域:農務。問他放下這七八年來管理農場人事的大小雜務,回歸璞草園農場專心當一個帶頭「契農」,心情是甚麼呢?

 

羅大哥在秋陽下的耕耘機前,靦腆的笑著,他說:「一個農夫,一輩子的驕傲,就是他的土地,他的作物,與他的收成。除此外,其餘的事物都無法讓他感到真心踏實。其他那些行政,管理,那些籌畫的事務,不過是在整個農業轉型初期階段,為了能夠將農業的命運踏實地掌握在自己手裡,因此親自下海參與的過程。因為任何事非得自己做過,否則都無法真正掌握,無論自己做得好或不好,『親自參與』就是尊嚴與自信的來源。」

 

羅大哥的這番話,充分說出了「傳統農民」之所以在現代消費世界裡喪失主動權,在整個市場機制裡淪為底層受剝削者的原因。那就是,農民把一切不熟悉的,陌生的『消費端』事務,例如農業轉型的可能性,銷售通道的合理性,消費市場的發言權,全都以自己的「不熟悉」為藉口,實則是「怠惰」的交給了「他人」去傷腦筋,只願意做那祖先所傳下來的「田產農務」,不願意面對市場的快速變化,以及那隨時會來臨的「變數」。於是,那些「他人」,就在這樣的「機會」中悄悄掌握了一切,等到農民一覺醒來時才發現,所有的利益都早已被「他人」控制了。

 

最近一個關於「契農」的新聞,那就是南部種植「土鳳梨」給某知名鳳梨酥廠商的「契農」們,在今年遭到不明原因的退貨,減產通知,甚至在沒有明確契約的保障下,由農民自行吸收這些虧損。這些遭退貨的酸質「土鳳梨」根本無法在市場銷售,一旦被退貨就只能銷毀。

 

羅大哥提出他的看法,他說:這些「契農」高高興興的大量種植「土鳳梨」時,其實根本沒有想要自己主導的意願,以為「契農」就能有別於傳統的「農會」與「合作社」,能夠獲得更多契約的「保障」。但是卻完全不去想,在一切由他人主導的「契農」模式下,可能只不過是將「合作社」的控制,換到了另一個形式的「合作社」控制之下。被剝削的狀態依舊,不過換了時髦好聽的「契農」名稱而已。

 

這狀態的根本原因,就是古人說的:「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如果農民不願自己去思考自己的命運,不願花費時間去嘗試自己主導,不願放棄短暫的「利益」,去尋求長遠的「自主性」,那一切依然是被「他人」利用而已。

解決的方式,就是拿回發言權,以及清楚理解為何「雞蛋絕不能因為懶惰而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的道理。

以及「勞心者,治人。勞力者,受治於人」,這永遠不變的真理。

 

農民非得在辛苦地農作勞動外,還得更傷神地自己擔負起思考未來命運的責任,自己親手籌畫,安排那農業自主轉型的「遠景」。

 

這就是羅大哥費心籌劃並執行了多年的「遠景」。在今年,在他堅持走了八年之後,他終於在璞草園農場裡形成了可以持續運作的機制。一個由農民自己參與規劃,設計,安排的「運作模式」,這些由創始的幾位農民共同思考,嘗試多年之後制訂的「模式」,規模已經草創完成,如今可以交棒,經過分工,交由更加「專業」的管理人去細膩運作了。因為羅大哥曾經費心的投入,他就能擁有那無論再多金錢都換不到的自信,讓他能更有尊嚴地面對土地,作物,與收成,而不至於成為「他人」的魚肉。

 

接下來,他的希望是,以璞草園農場現今規劃的「契農」自主模式,可以在他的良性示範帶頭之下,漸漸擴散到四周的鄉村,號召更多的「新農」主動參與和投入璞草園農場的團隊,不只是願意「勞力」,還願意「勞心」。

這樣才是羅大哥心中理想的「農業轉型」。

 




常見問題 |  購物說明 |  會員條款 |  隱私權條款 |  聯絡我們       
Production base 95045台東市正氣北路496號  office 40347 台中市西區五權西六街95號
Tel  +886-4-2376-8929   Fax  +886-4-2376-5308
 
農莊生機事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Copyright GRANGE All Rights Reserved.  轉載必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