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安撫內心失落,使人平靜且溫暖。
自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可淨化肌膚形成防護膜,並調節肌膚功能促進發汗及代謝。
豁然複方精油
由三種植物原香調和-讓人緩慢思緒,平衡起伏的心情。
首頁 > 璞草誌

GRANGE璞草誌 2015/09月 馨香是橫跨千古的事業


分享 Share

九月秋時,又是栽植種苗的季節,農場的植物由此開始真正紮根,吸取泥土、空氣、水中的養分,開枝散葉,將生命的底蘊化作細細的內蘊芳香,花葉暗藏。而後經農人的手摘製作,生產線加工包裝,一瓶瓶芬芳馥郁的精油產品到達使用者手中。看起來是那樣嬌弱而珍貴,滴一兩滴在掌心,細心按摩搓揉,香味開始散逸在空氣中,將人溫暖包覆。
但真正能把握這香味的時光,也不過短短一天半日。為了這短暫的擁有,期間要花費數月人力物力、汗水辛勞、土地滋養、泉水澆灌、陽光暖曬,當然,還要植物本身的奮發向上……過猶不及都可能造成難以彌補的失誤,使長期努力毀於一旦。

遠古的先民就愛香,很早就知道把香草香花應用在祭祀、防腐、防蟲、佩戴在身各方各面。看看屈原在楚辭中的篇章,幾乎無一不留香:他要將香草佩戴在身上,使渾身盈香;他要種植香草,使自身意志隨它們的茁盛繁茂,香味遠遠傳揚;他要以花葉裁衣,隨身依傍;他甚至要用香草蓋屋,終日棲身在滿室芳香。他要食衣住行處處都透著香,植物的芬芳已成了他身心的全部,包括意志與象徵都容不下一丁點雜味。在他詩中出現的蓀、椒、蕙、桂、石蘭、芷、杜蘅、杜若、芙蓉……等等香草香花,使得詩人遺蹤已遠,香風猶在。
想像中,詩人的形象是不是就像一個固執的野人,身上掛滿各種奇異不知名目的花花草草,有些還生根攀長在體表年深月久的塵垢上,一走動鮮豔的果實就會叮噹搖晃。他是不是會不期然從野草叢中一頭鑽出,在目擊者驚魂未定時,撒他們一身意外的神秘異香?他是不是就像──這樣?

這是GRANGE璞草園的農民,他們當然不會稱自己為詩人,但也是終日滿身草屑、腳裹泥土、周身繞香。

農場是安靜沉遲的,這裡沒有美人香草、賢愚忠奸的強烈對比,沒有疾疾呼喊要對抗汙濁的憤慨,沒有豪情熱血的高唱。對抗既有的市場價值、改變種植習慣、務必自然無害的一切主張,都是這樣靜靜地,一步一腳印地去完成。
他們也愛香,求的是最真切樸實的泥土芬芳,讓汗水實實在在落入土壤,從這樣的土地收成自然與人心的真香。豈止是付出數月辛勞?那更是橫跨二十幾個世紀,繼承一生一世的迷戀與執著。

當香草香料不再只是少數人或特殊用途的專利,揭去神秘面紗深入你我的日常生活當中,廣泛應用在飲食、清潔用品與保養品當中,似乎已經能歸入「柴米油鹽」一類的親切等級了。但大多數人聽見「芳香事業」,大約還不改詩情畫意的浪漫幻想。那些汗水淋漓、拖著除草機、揮舞著鐮刀、開著鐵牛車的畫面和「芳香」似乎扯不上甚麼關係。但那一滴滴讓人愛它芳香甚至愛它短暫的精油精露的確就是這麼來的。

種香的農民就像蜜蜂一樣整日繁忙,留給別人的,卻是過濾辛勞、淘淨汗水、去除渣漬的精緻幽香。別人念及他們的辛苦也好,只看見純美芳香也罷,他們依然一步一腳印走在這條混合著馨香與汙濁的傳芳路上。

從前愛香到極致的詩人失敗了,那我們呢?
或許「路漫漫其修遠兮」,這永遠是一場未竟的事業吧!

 



常見問題 |  購物說明 |  會員條款 |  隱私權條款 |  聯絡我們       
Production base 95045台東市正氣北路496號  office 40347 台中市西區五權西六街95號
Tel  +886-4-2376-8929   Fax  +886-4-2376-5308
 
農莊生機事業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 Copyright GRANGE All Rights Reserved.  轉載必究




>